加拿大罢租背后:100万人才是加拿大最真实的数字

这不是愚人节玩笑,4月1日是加拿大罢租的第一天。

这场全国范围内的罢租最开始是由一个多伦多民间组织在Facebook发起,随后渥太华、蒙特利尔、温哥华社区的罢租Facebook小组跟进,拥护者鱼贯入群。

事实上单在多伦多一个城市就有750,000个出租单元,那就约等于百万名的租客,再加上其它城市,加拿大全国租客基数保守约1000万。就象病毒传染一样,从一个人,到一个社区,逐渐蔓延在城市里每一个角落,到处都是恐惧、焦虑的味道。

多伦多街头“Keep Your Rent”的标语

显然,加拿大联邦政府近$1420亿疫情拨款和各省自主的租房应急补贴都无法阻止交租日的到来。


点击推荐阅读
-> 加拿大新冠病毒疫情:房东、租客资源
-> 加拿大新冠病毒疫期联邦援助
-> 卑诗省新冠病毒疫期租房应急援助


多伦多街头的罢租横幅,图片来自The Global & Mail

“真正的恐惧来自恐惧本身。”简而言之,战胜恐惧的办法就是变成恐惧。



人们是如何变成“恐惧”本身的?

从新冠病毒在加拿大零感染到如今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人们看到的不但有加拿大境内病毒感染人数的暴增,多家养老院老人确诊,无法得到病毒检测的人们在窒息中死亡,还有无数企业、餐厅歇业和近100万人申领失业保险金,加拿大千苍百孔。

22岁的 Christopher Loose 是4.1罢租活动的发起人,他最后一次上班时间是3月14日。Christopher Loose认为,加拿大各级政府没有做出足够的回应,“是时候让租户将权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 。

因此,当罢租带头人喊出:“我们应该保留租金(Keep Your Rent!), 我们的房东会没事的,但我们可能不行。面临如此多的不确定,任何租户都不应感到被迫交出那么多钱。原文:We should keep our rent. Our landlords will be fine. We may not be. No tenant should feel forced to hand over so much money when faced with so much uncertainty.” 一呼百应。

可以说,人们惧怕的不是病毒,而是“机智地看穿了一切”:一旦危机爆发,处于金字塔底层的人可能第一个被抛弃的对象。

这狠狠地扇了加拿大一贯追求公平画风的耳光,理想与社会现实缺失公允的矛盾表露无遗,再加上疫情的催化,使得某个自认为利益被破坏的社会群体蠢蠢欲动。人类的本能就是会在无助中采取各种“自认为的保护”行动,试图在慌不择路中找到方向,而不交租金便成了他们“自救”触手可及的最后一根稻草。

还有一个重点,数量即正义。

Jojo Murillo 图片来自Vice

35岁的Jojo Murillo是50万失业大军的一员,他工作的咖啡店和健身房在疫情爆发后歇业。面对镜头,Jojo Murillo坦言,“我很焦虑。我该怎么办?我只是花钱买日常用品,钱根本不够用。要么付房租,要么吃饭。我宁愿吃饭也不愿交房租。” 于是Jojo加入了Parkdale社区的罢租活动,4月1日起不支付租金。

同属于Parkdale社区的Lindsay说,虽然她目前在家工作并享有全薪,但她也参与了罢租活动。

足见,不管是失业的,还是暂时有工作的都惶惶不可终日。穷人没钱,房东有钱,穷人就住在房东的房子里,他们的内心是惧怕的。

而这个时候,朋友圈被加拿大联邦政府天价疫情补助和特鲁多动之以情,嘶声力竭地央求企业减少裁员刷屏。人们兴致勃勃地分享加拿大“作业”的时候,实际上高层已经看到了一个比8000+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更可怕的东西,100万人下岗!

如果按照多伦多和温哥华地区差不多600万人口(加拿大总人口的1/5)来计算,结合联邦政府4个月应急补助计划,可以得出,在未来的4个月内,加拿大两个房租最贵城市可能有20万下岗工人。

2020年了,没有人再会做安安饿殍。



为什么应急补贴不足以安抚人心?

为什么加拿大联邦政府连续4月$2000的疫期补助,和各省自主应急款没有抚平人们内心的恐惧?

除了钱以外,非常时刻政府层面抗疫工作紧锣密鼓的部署是坚定人心的基石。打个比方,如果上文中那个失业的Jojo Murillo,他若得知不出5月就可以复工,请问兜里有$2000补贴的他是否还如此坐立不安?

拿加拿大第一个出现感染例,拥有众多外来移民,紧挨疫情大国的卑诗省来举例。

当卑诗省新冠病毒感染人数飙升到782例(其中有12家老人院老人被感染),卑诗省卫生部官员 Bonnie Henry 向公众展示了一个数据模型,宣布“保持社交距离”暂时还没有起什么作用(原文”The first 14 days, we might not yet see a difference, and that’s because we know people have already been exposed,” said Henry.)也就是说。也许还要等14天才知道“保持社交距离”是否奏效,或者更长的时间。

非常时期,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起到挽回生命、国家的决定性作用。那么请问,是要求躺在ICU病房里的人再等14天,还是要求100万下岗人员再等14天?

同时, Bonnie Henry 表示卑诗省新冠病毒感染者治愈率高达45%。(来源:https://www.cbc.ca/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physical-distancing-bc-covid19-coronavirus-1.5512269

这么高的治愈率是怎么做到的?

按照卑诗省卫生部官员 Bonnie Henry的说法:”BC now consider people recovered who have not shown symptioms,such as fever, for 10 days.“也就是说卑诗省更改了轻度患者的治愈标准,把以往必须在24小时进行两次测试均为阴性,改成了上述“如果一个人10天没有症状就算痊愈。”

我们不能否认卑诗省引用欧洲治愈标准的科学性,但就在宣布“曲线正在救国”的第二天,卑诗省新冠病毒人数猛增102例。

同时,发布会上还有一个非常魔性的操作,卑诗省卫生部官员 Bonnie Henry拿卑诗省感染人数变化与中国和意大利做比较,要知道,无论是人口、政治、司法、医疗,卑诗省和中国、意大利不具可比性。

我们再来讨论下卑诗省“曲线救国”下12家老人院老人和护工相继感染的事实。有人说,第一次犯错误是无知,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是愚蠢,连续犯12次是什么?

参照疫情重灾区美国纽约州长“不停更”的发布会,PPT里面有非常详细的数字,告诉大家纽约州有多少手套、多少口罩、多少病床,还缺多少,怎么样得到更多的呼吸机,下一步怎么办,人们需要做什么等。实际抗疫物资“底气”数据恰恰是加拿大很多地方发布会缺少的,卑诗省周末还停更,感觉病毒周末不传播一样。

牵强的抗疫成效与现实病毒感染数据的差异,认知理解的差异,精英与平民的差异和民众还需等待“是否奏效”,恐慌是必然的。



到底曲线能不能救国?

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先上一张主流#FlatterntheCurve压平增长曲线的图:

“压平增长曲线”这一理论是欧美的多名医学专家提出的,是希望流行病增长曲线被压平,而不希望它呈现指数级增长,使政府可以从容应付疫情,从而尽可能地保持常态生活。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人们勤洗手或呆在家里,可以减慢病毒传播的速度,减少医疗挤兑(言下之意就是佛系抗疫是有科学性的,“不必强烈”阻止病毒流行,按照英国的说法是感染40%至70%的人)

这张被拿来做主流宣传的具有科学代表性的指示图一经问世遍布各大头条,liv小包非常惊讶 。

图中X轴代表治疗需要的时间,Y轴代表每日治疗上限,大家可以发现XY上并没有数字,无法让显示使医疗系统不堪重负的病例数,以及这种流行病将持续多少天。

liv小包认为,没有数字支持的决策,除非有盲目的幸运降临,否则不可能成功。

让我们放些数字上去。

假设,3月-12月之间有55%(英国社群免疫的中间值)的加拿大人口(3759万)被感染,差不多有20674500人。其中,80%(16539600人)被视为“轻度”病例,通常在2至3周内自行好转,约有20%(4134900人)会发展为重症病例,需要3到6周的时间才能恢复,重症中约有6%(248094人)的患者可能需要呼吸机否则就会面临生命危险(武汉死亡率5.8%),按照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的记录(来源: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426537/)整个加拿大有差不多5000台呼吸机(也就是同时最高可以应对5000重症病人,Y轴)。

如果按照每个重症病人需要使用1周呼吸机,救治248094人的话就需要约49.6周,相当于1年的时间(X轴)。而且,一个人上呼吸机后,通常需要大约4周的时间才能离开重症监护室ICU,这个周期是相当长的。
(liv小包不是医疗专家,计算方法可能不妥,仅供参考。)

实际上,“压平增长曲线”是一张正太曲线图,疾病的传播并不遵循正态分布。该模型对重症监护室ICU中的停留时间非常敏感,就是说如果减少人数进入ICU,曲线的峰值也会下降。但是ICU中的困难点就是老年人,意大利新冠感染死亡人的平均年龄为65岁,有很多癌症、器官移植等重症老年人也需要进入ICU。

这里不是说有6%的人口一定会死亡(新冠感染死亡率各个国家都不同),也不是说保持社交距离和宅在家无效(因为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其它避险的办法),而我们必须了解,医疗挤兑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不应推迟,越往后,感染人数越多,代价越大,导致的死亡人数越多。

在这次全球抗疫中有三个“工作先进”,台湾、以色列、韩国。这三个地方从一开始就采取了遏制措施,尤其是台湾和以色列(医护人员0感染)。有加拿大医学界人士研究台湾经验,认为最重要的是台湾做了“超前部署”,很早公布一系列紧急措施,例如最早禁止口罩出口,和在机场严格管制,以及和卫生当局连线(任何有较高感染风险的人须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并通过手机进行追踪,以确保他们的确在家里,虚报讯息者会被处以罚款),而加拿大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实际措施能够确保需要隔离的人呆在家里。

不过,这里有一个重点要提下,在加拿大人民的迁徙自由等基本权利得到法律的保障,政府的行政机构不通过法律的途径,无法对人民的基本权利进行限制,这是为了防止政府肆意地干涉人民私权利而设置的一种制度。所以,特鲁都整天呼吁,呼吁再呼吁到胡子都白了。

无疑,台湾是优秀的。

由于始终倡导曲线救国,加拿大一直到3月初都还在说疫情低风险,到3月中下旬加拿大政府才承认医护用品不足的问题,随后宣布与私人企业合作生产更多口罩丶防护服丶消毒液等用品。目前为止,很多老人院护工还是没有口罩,包括被发现感染病例的卑诗省高贵林市的Dufferin Care Center.

结论:“拉平曲线”的措施只是为了减慢疾病的传播而不是遏制疾病的传播。中国是以最短的时间去遏制病毒传播,欧美是尽力去减少感染的速度,以时间换取救治病人的空间,所以抗疫的时间不会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两种抗议方法都是政府基于国家情况做出的决定,但“拉长战线”这一点对社会安定是有影响的!



新冠病毒后期,不再是对抗新冠病毒本身

上海瑞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说:“新冠病毒阻击战打到后期,便不是对抗新冠病毒本身了。”

的确,4月是加拿大的关键时刻,既然”呆在家里就可以减少传染机率”,因此病毒并不是最凶猛的部分。

100万人下岗才是加拿大最令人瑟瑟发抖的数字 !

对于房东来说,首先要保护自己,即使遇到房客罢租,也要冷静,避免起正面冲突。www.liv.rent在非常时期建议大家使用在线联系方式也是基于大家安全方面的考量。

目前各省颁布了禁止驱逐租客令,因此请暂时延缓追讨欠租的动作,如若遇到经济困难可以向地方申请房东补助(卑诗省$500/月,连续3月)以及房屋贷款延迟。但请保留租客未付租金的证据,例如发邮件去说明,几月租金未付,租金对房东也很重要,请注意不是驱逐令。

商铺的房东,请做好安全措施。由于很多商家已经关门歇业,入室盗窃正在发生。根据温哥华警方报道,仅一周就有80宗案例。温哥华中心商业街众多商店门口已经筑起了木板防盗墙。

图片来自dailyhive
图片来自dailyhive

最后,想告诉大家的是,不要过于沉浸在加拿大抗疫援助华丽的表象中,疫情期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全国罢租只是一个开场。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www.liv.rent公众号,微信ID: Liv Rent

You May Also Like

special hotel offers at westin bayshore and whistler sundial

2021温哥华Dine Out 美食、酒店独家优惠

北美手机直播新手教程 几分钟学会”线上带看房”

卑诗省最新$1000免税福利金(BC Recovery Benefit)申请办法

2021加拿大10大城市房产市场预测! 6类房型、15分钟是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