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战疫无间道: $75万撤侨反隔离罚款背后的6个问题

近日武汉所带来的“重磅”、“真相”、“愤怒”、“谜团”不再赘述,鲁迅说,病毒就象五星级酒店擦过马桶和水杯的抹布一样,不能细究。

这次已经不需要视觉中国站出来向世界收费了,世界反过来追债了。

继美国、巴西、日本等国家开始从武汉撤侨后,加拿大正式撤侨,首架撤侨专机于当地时间2020年2月7日(周五)清晨6:30降落到加拿大安大略省川顿军事基地。全部机上人员开始为期14天的隔离。

随后坊间传出一份撤侨文件,明确指出,凡违反撤侨隔离规定的个人将受到最高$75万加币的罚款或者面对6个月的监禁。

$75万加币是什么概念?

450万人民币,可买时下一个温哥华2卧室楼花,回到6年前的话值2套公寓。RCMP悬赏死刑逃犯John Norman MacKenzie 的奖金只有$5万加币。

也就是说不配合隔离够枪毙15次!


独家房源:
-> 独家房租折扣$1200!温哥华市中心公寓W1 靠近大统华、优秀学区
-> 50+房源招租! 温哥华市中心ARC公寓 地标悬空泳池


写到这里可能有人以加拿大街头很少人戴口罩的画风来质疑坊间传言的真实性和病毒的严重性,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官方陈词。

图片截图来自加拿大联邦政府官方网站 https://www.canada.ca/en/public-health/services/diseases/2019-novel-coronavirus-infection.html

根据上图,加拿大截止2月6日共确诊5例,安大略省3例,卑诗省(2例,还有2例高概率确诊)。

卑诗省备受争议的第一例新冠状病毒感染例消息公布在1月27日,没有争议确诊的第一例在1月29日,第二例在1月31日,高概率确诊的3-4例在2月6日。短短10天内,卑诗省首席医疗卫生官员Dr. Bonnie Henry的发言已经从“疑似第一例”和“肯定第1-2例”中反复提及的“Low Risk 低风险”改口成了“Significant Number 惊人的数字”。

Dr. Bonnie Henry
Dr. Bonnie Henry

划出第一个重点,尽管“疑似第一例”没有被记录在小本本上,但Dr. Bonnie Henry自始至终都没有坚决地否认,取而代之的是与当事人的问诊医院统一口径“风险很低”。你们品,你们仔细品。如果当事人没有被感染,她是不是应该斩钉截铁地说:“当事人没有被感染!”,然后发一份训诫书以正视听?基本上卑诗省首席卫生官员是半推半就混过了“第一次”。

实在不明白加拿大华人朋友圈针对“疑似第一例”的各种辟谣, 明明自己是草根却要站在当权者的高度发言,却不知道人家是“第一次”难免有点那个,那个懂哇?

划出第二个重点,在“疑似第一例”出现不久加航开始取消部分飞往中国的航班,网友:“他们是不是知道了些我们不知道的?”

划出第三个重点,在卑诗省第二例冠状病毒感染确认后,卑诗省首席医疗卫生官员Dr. Bonnie Henry的发言中提及感染者在家与家人一起隔离,未公布病患所涉城市,只是坚持“风险很低”。

划出第四个重点,在卑诗省第二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确认消息传开后,温哥华各大药房的口罩、消毒洗手液几乎售罄,Walmart网站上惊现标价$268加币的某品牌消毒洗手液。网友:“他们应该是知道了些我们不知道的。”

截图来自Walmart加拿大官方网站

划出第五个重点,2003年加拿大SARS共确诊251例,死亡41例,死亡率接近16%; 新加坡共确诊238例,死亡33人,死亡率接近13%;越南共确诊63例,死亡5人,死亡率接近8%,显然加拿大成绩一般。

加拿大SARS死亡人数中,温哥华死亡人数0。是因为一名同样姓李的医生接首诊后立马采取行动(大家请永远记住李医生),医护人员进入一级戒备,病人送到后光速转入隔离病房。多伦多则完全没有任何行动, 从而导致北美第一例医护人员死亡,全部41例死亡案例都发生在多伦多。

而当时多伦多负责抵抗SARS的领队是Dr. Bonnie Henry。

要说这次新型冠状病毒传染跟小蝙蝠有关,加拿大并没有人吃它们,因此可以放轻松那你就错了。2019年7月16日,卑诗省21岁男子,Nick Major被一只作死的蝙蝠“撞到”手后感染死亡,当时Dr. Bonnie Henry代表省卫生厅发言,向公众讲解了蝙蝠的危险性。

此外,Dr. Bonnie Henry还是卑诗省“毒品非刑事化”的倡导人,中心思想是定性“自己在家吸毒不犯法”来消除吸毒者的罪犯标签,重点这里是吸毒,不是抽大麻。
因此,无论蝙蝠、传染病和毒品Dr. Bonnie Henry都是身经百战,现在她改口“Significant Number 惊人的数字”,如果$75万罚款属实,那“他们一定是知道了些我们不知道的。”

那么他们知道了什么呢?

根据加拿大官方数据,截至2月6日已有264人接受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共采集样本371个,而1月31日检测样本数据为114,一周内增加了257个,增幅225%。如果算上2名高概率“中毒”的病例,全卑诗省共有4例,均发生在温哥华沿海卫生局管辖区域,也就是说可能是列治文、温哥华、北岸、阳光海岸,再加上“疑似第一例”发生地本拿比,大温三大华人集中城市列治文、温哥华、本拿比“中毒”率略高。

问题来了:

  • 发生在卑诗省的病例都在家中隔离,为什么不进隔离病房?
  • 在家隔离如何保证其家人、邻居不传染?请问这位感染者去过什么地方?
  • 有什么措施可以保证病人能够做到真的隔离?
  • 早已出现无症状感染,加拿大防疫部门的认知还停留在有症状感染层面,是心大还是无知?
  • 美国宣布暂禁止曾到访中国的外国人入境,照目前“无症状”感染实际情况看来,属于超前的严防死守,群起谴责的理由?
  • 政府如何处理象Walmart这种打包加拿大民众,坐地起价,扰乱正常商业次序的卑劣行为?

然后说到”卑劣行为”,就不得不提最近被温哥华朋友圈万夫指的《The Province 省报》。Liv小包自从《Vancouver Sun》在2019年联邦大选期间随意把宗教矛盾嫁祸给华裔就再也不看《Vancouver Sun》和《省报》了,它俩的关系是大号和小号的关系。(原文链接:https://vancouversun.com/opinion/columnists/douglas-todd-how-the-election-is-playing-out-in-local-chinese-language-media?utm_term=Autofeed&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Echobox=1570395861 其中有一段话:“Media outlets that target Canadians from China are often wary of refugees from Muslim countries, Machalski said…..” 文中有很多敏感词,你们仔细品品)

“温哥华你太阳”小号《省报》怕人瞎放大加粗“China Virus”,象这种谴责受害者文化是强势群体标配,也就是明明是性侵却赖人穿的少。不过没想到《省报》差不多也就是大字报水平,为了点流量恨不得马上扒衣见君。

《省报》截图

这时候Dr. Bonnie Henry竟没有发言禁止给病毒贴标签,难道连毒都分种族,吸毒反而更有理吗?如果从一开始从政府层面学习日本对病毒进行正确的指导,定性不得歧视,小号岂敢顶风作案?

不过让人震惊的是华人愤怒声讨的程度,因为自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以来,缺医、缺药、缺德暴露无遗,比小号的标题问题严重多了,要上升到歧视,我们喊了几代人“香港脚”,那岂不是罪很大?

毛爷爷说:“要让群众讲话,哪怕是骂自己的话。”大家总不能只在花钱的时候想起他吧。小号犯了一个所有小号会犯的错误,但比起加拿大官方的”风险很低“,如果你是加拿大人,你觉得谁更真心?

面对大几万人感染血淋淋的事实,这次要说西人歧视华人实在底气不足,建议所有回到加拿大的华人老老实实隔离。

人缺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缺德。

言归正传,加拿大撤侨归来人员的隔离场所还是可圈可点的。

每个被隔离的家庭都会配置独立单间,里面自带淋浴和卫生间。房间还包括高速无线上网、带DVD的有线电视、冰箱和微波炉。

隔离区膳食安排是每天有人按时送到房间,但相互的交流会被限制。隔离区还设置游戏区域,可供带孩子的父母在这里玩耍。

此外,基地还配备一个微生物实验室,用来测试是否有人感染,确定患有重病的人将被送往Belleville或Trenton医院。

隔离区物资由加拿大十提供,还特别准备了一次性尿布、涂色书和泰迪熊给孩子。

你们看加拿大式隔离,没有敲锣打鼓,安置细节周全、人性,作为加拿大人不感恩是不行的。

这里并不是说卑诗省卫生厅有什么遮掩,其实加拿大感染风险确实不高,只是现在已经是2020年了,官方“缺智”发言明显不适用,不但会带来诸多猜疑、恐慌,还给一些霄小发挥的机会,不如就像撤侨隔离中心一样,大方公开专家意见、隔离办法,显示各方面的尽力,反而让人倍觉妥善和安心。

最后提醒草根,还是要靠自己。

You May Also Like

人民币兑美元跌破7.0红线 加币暴涨 然后呢?

2020中国房产税真的来了吗?

在温哥华租一间《后浪》同款海景房要多少钱?

加拿大”时间管理”成效: 全国房价将涨6.1%! 温哥华、多伦多地产会怎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