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加拿大”房租疯”指了一条明路! 温哥华会怎么接?

www.liv.rent 在在加拿大刷银联付房租

解决加拿大“房住可负担性”的各种议题一直在持续,只不过时间有点长,白驹过隙,一下子就过了31年。

1988年5月20日来自安省的剪报中已经指出从多伦多的“房住可负担性问题”
1988年5月20日来自安省的剪报中已经指出从多伦多的“房住可负担性问题”

其实再狠点,加拿大这个“房住可负担性”的焦虑可以追溯到百年前,不过谁都没想到从清朝起华人就被贴上了“炒房”标签。

1986年1月15日出版的《温哥华先驱周报》

出版于1886年1月15日《温哥华先驱周报》(Vancouver Weekly Herald)印着一个标题“The Chinese Question”(中国人的问题),内容则是讨论是否应该立法,禁止华裔移民在政府项目中工作,并且还谈到了在两个市镇会议上,民众要求禁止把土地卖给华人,以免房价被推高。

也就是说,大清北洋水师差一点全灭日本海军的气势,横跨太平洋,让加拿大人感到了一丝肝颤。

这就是加拿大人最没意思的地方,要说其他族裔不炒房么?温哥华第一任市长 Malcolm Mclean (1842–1895) 最热衷的就是炒房,在他百年前的“LinkedIn”中就有“Real Estate Promoter”的字样,然后温哥华前市长罗品信任职到期后,没有重操家禽饲养业,而变成了个建商。

至于中国人么,先抓个典型,以后好办事。

2018-2019年可谓是正手打击房价,反手打击租金的典型性年度,但如果一个问题100年都解决不了,那么理论上真的很难解决了。
所以温哥华人常说,我们不是租了一个房,我们是租给了一个城市。

根据www.liv.rent统计,温哥华目前一卧室平均租金$2150/月,二卧室平均租金$3000月。这个价格也许让很多人很受伤,其实算起来$2150折合人民币近万,在上海静安寺等同等地段根本租不到啥房子。如果,北上广也按照2150元这个平均租金率,恐怕很多人做梦也笑醒了吧。

可上海人民情绪相对就比较稳定,不像温哥华人动不动就集结1.3万人签名上折子,声讨房租水深火热。还有中学生组团不上学跑到温哥华豪宅区抗议,当时lululemon老板的千万府邸是重点声讨对象,不仅如此,在现场人们还大张旗鼓手刃纸质“大富翁”,从孩子们稚嫩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是认真的。

2019年5月4日Billonaire Bash – May Day Event现场

轰轰烈烈几场“运动”后,根据多方面预测,未来温哥华不管是房价还是房租都是要涨的。

那么到底有没有比增加地税、投机税,键盘抗议,或者去富豪家门口扯纸更有智慧的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关键时候还是要靠中国人。

近日,有一位香港廉租房专家YU先生,给卑诗省租房问题指了条明路。

YU先生负责香港廉租房项目Light Be。Light Be是一个房东网络,并通过接受慈善基金会、地产商赞助,为单身母亲提供福利房的项目。单身妈妈可以享受比市场价格低60%-80%(具体取决于每个母亲的财务状况)的租金,每位单身母亲可以享受福利房的时间为三年。

Light Be官方网站截图

简单来说,就是鼓励房东将房屋租给低收入的人,赞助单位弥补差价给房东。

更甚的是,这个样板中还要求租客参加职业培训尽快成为经济上自给自足的人,Liv小包认为这是百年来解决租房矛盾中比较理想的方法之一。

一来,不用强行在“尊贵”地段植入“廉租房”,保证社区稳定;

二来,建商不用“委身”建“廉租房”,也不会出现一栋大楼正面出口是普通住户,背面出口是廉租房住户这种囧态。

三来,合理解决房东和租客的矛盾。房东将不再为空置税发愁,也不再为由于地价高而导致房价、租金高背锅;

四来,“脱贫”的重点不是赞助,而是“职业计划”,尽快让人们踏上工作岗位,参加劳动,才是永久的解决方法。

中国人还是有大智慧的。

但其中看似非常理性的“职业计划”被温哥华一些政客称为“排他”,也就是说激励没有工作的人踏上工作岗位是“排他”,而业主买了房不住要交税,房东为了不交空屋税可能被迫降租,不是“排他”。

此外,类似YU计划中的三年优惠租金期到期后房客必须要离开的条件在卑诗省也不合法。根据卑诗省租房法规,如果租约到期,在租客没有明确表态要离开的情况下,租约将自动转成按月支付房租的形式,而不是取消租约。

大风向是要均贫富呀。

再拿“在风头上”的lululemon老板举个例子,很多人在他家抗议时高喊:““Eat the rich! Feed the poor!”(吃掉富人,喂穷人),茹毛饮血,你们说吓人不吓人。可是lululemon公司在加拿大雇了近4200名员工,吃掉一个“柠檬”,4200个员工原地解散,于是就能解决住房问题了么?

然后现在lululemon老板家的豪宅房价跳水又被当成八卦上了头条,很多人看人家亏了几百万就舒心了。

有位被称为“住房圣斗士”的温哥华议员Jean Swanson曾屡次提出“住房是人们的基本权利”,话说这些“住不起房”的人的小目标着实远大,动不动就因为自己住不起西温去抗议要求平权。Liv小包移民好多年,至今都没敢看西温的房价。

那么温哥华的房租真的那么高么?

加拿大是著名的福利国家,凡低收入者可以申请廉租公寓,租金为收入的10%。Liv 小包认识几个老年人住在温哥华市中国城附近,一室一厅,住两人,每月房租只有$200/加币。此外,单身妈妈也有相应的福利。

而 www.liv.rent网站上有些出租独立屋,3-5个卧室,叫价$2000-3000每月,实际分摊到每个房间只有$500-700一个月。

如下图这个素里的房源,二卧室,租金$1200/月,每个房间只有$600/月。如果折算成人民币,¥3000人民币在北京、上海是租不到图中装修级别的房子的。

所以,“我穷也要住西温!”是什么脑回路?

然后,当有人问Jean Swanson“You’re really focusing on much, much deeper levels of affordability. How do you think we get there? 如何解决住房可负担性?”

Jean Swanson回答:“We have to switch the narrative so we’re not relying on developers, because if we’re relying on developers, the people that need housing the most will end up in Oppenheimer Park or wherever they’re allowed to be…..”总结起来就是,“远离建商”,因为他们会导致更多的无家可归者,然后建更多的廉租房。

这个思路有各种槽点,房子最大的成本是地价,而地价是由政府来把控。当然了,Swanson议员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此外,建商在开发住房项目中会被要求建造“廉租房”,也就是说如果温哥华新房开工率越低,“廉租房”就越少。

难道为了让人人都有奶喝,把农场主干掉,然后将奶牛分掉么?

至于卑诗省各级政府最后怎么做的呢?简单! 加税喽!

所以《温哥华先驱周报》(Vancouver Weekly Herald)说的“The Chinese Question”(中国人的问题),其实是加拿大人的问题。

目前,YU先生有意要把中国智慧带到卑诗省,温哥华会怎么接?那些把房东当成“治理对象”的温哥华议员和整天看不上华人买房的学者会怎么接?

You May Also Like

2021年10月大温哥华各大城市房租榜

2021年9月大温哥华各大城市房租榜!加拿大最贵没有之一

2021年8月大温哥华各大城市房租榜! 市中心涨租$100/月!

2021年7月大温哥华各大城市房租榜 来源www.liv.rent

2021年7月大温哥华各大城市房租榜! 租金又悄悄地涨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