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到底是不是主流? 华人背道而驰了吗?

被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称为“最肮脏(dirtiest)、最讨厌(nastiest)”的2019加拿大联邦大选已翻篇,铁王座上还是特鲁多。

当联邦大选结果出炉后,朋友圈有一种声音:“华人社区重蹈覆辙,大陆移民不看英文报道,跟主流民意背道而驰。”, 并归责中文媒体,还特别强调“简体中文媒体”造假新闻带偏节奏,言下之意,联邦自由党是主流,是民意所向。

事实上,特鲁多(Justin Trudeau)领导的联邦自由党获得5,911,588张投票,
谢尔(Andrew Scheer)领导的联邦保守党获得6,150,177张投票,也就是说联邦保守党比联邦自由党获得多过23万的选票。而魁北克集团所获得的席位和独立参选人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的胜利也非常瞩目。

难道这些就不是民意?铁王座上的就是百分百的主流么?

联邦大选投票结果
联邦大选投票结果

二千多年前,中国就有“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易位”,简单解释下就是“不听话的斜杠青年是促进社会进步的力量”。举个例子,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在对日宣战前按照惯例投票,美国国会联邦参议院全票同意,而众议院也是388票同意,但有1票反对,这1票才是美国成为灯塔国的全部意义。

有人反对,有人支持,这就是最简单的民主。

因此,华裔即主流,每一位华裔投出的选票都是民意。

那么“朋友圈主流”到底是什么样子?带大家感受下。

加拿大联邦大选候选人的画面完美的跟奥斯卡一样。6位党魁(5男1女),在性别、种族表现上表现加拿大多元、平等的特点,这个部分可以得最高分。

加拿大联邦大选6大党派的政纲中均以移民、民生、环保、医疗、养老为重点,紧扣西方价值观中的4个“热搜关键词”,民主(Democracy)、环境变化 (Climate Change)、种族平等(Racial Equality )、信仰自由(Freedom of Religion)。

关键词解释了主流的最终流向,就是自来水、溪、江、河、湖统统朝4个主题哗哗地冲刺。

其实这4个关键词,若从不同的认知出发可能是不兼容的,但它们的确也是经过一次次群体博弈后得出的制高点,没有什么绝对的正确,只是好用,就跟USB插口一样,不受电压限制,一插就亮。

说到媒体带节奏,那么就来围观下朋友圈怒推的主流英文媒体是怎么用4大热搜词贯穿大选的,这里不讲是非。

难民是彰显加拿大联邦大选中民主特色的标兵。在提前投票时期,主流媒体CBCNews头条刊登被加拿大接受的难民以主人翁的姿态进行投票。相反,CBCNews将华人以“投票率很低”归类,并使用同一标题每隔几周重复刊登。随后,某繁体中文媒体发文强调“说粤语的比说普通话的投票率高”,当机立断,撇清立场。

CBCNews新闻截图
CBCNews新闻截图

也就是说大选还未落定,所谓的主流媒体就得出了投票人口统计的结果,这里被指“不投票”的华人包括:说粤语的,说普通话的,说上海话的,说四川话的,和那些在朋友圈批评华人不入流的……

但难民投票率高的确值得学习。

此外,CBCNews发布保守党利用微信在华人间散布“自由党欲将硬性毒品非刑事化”谣言的新闻,然后使用微信应用图片作为题图,把保守党制造假新闻的矛头转向一个华人常用的聊天工具。

事实上,那张被称为“造谣”的图片源自Facebook,在CBCNews新闻中,加拿大联邦大选监察团队代表Natasha Gauthier说:“WeChat is one of the websites that they keep an eye on……The team has seen political ads on WeChat but the team is not focused on detecting potential compliance or non-compliance.”(原文链接: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wechat-election-social-media-1.5318589

意思是说,微信是加拿大联邦大选检查团“监督”的很多网站中的一个,已经发现了政治广告传播迹象,但是传播平台的“合规”或者“不合规”不是监督工作的主要方向。

这番出自联邦大选官方检察团队代表的对外发言是极不严谨的。

第一,微信不象西方主流社交媒体应用Facebook、Instagram那样,它根本没有网站(website);
第二,官方大选检察员团队有微信账号么?是谁在你的朋友圈发布的这则广告?如果是“假新闻”,CBCNews是否更应该谴责保守党“造谣”,或者把美国大选中被冠以“假新闻”来源的Facebook拎出来批斗下?

上面都不重要,关键点是那张“造谣”图片下面有一行”disclaimer”,免责声明中已说明是“谁干的”,微信无辜躺枪,CBCNews近视眼。

有一点需要提醒的是,根据CBCNews官方网站公布,“The CBC’s main revenue comes from government funding 66%……”CBC的66%的财政收入来自加拿大联邦政府。(CBC网站链接:https://site-cbc.radio-canada.ca/site/annual-reports/2016-2017/financial-sustainability/revenue-and-other-sources-of-funds-en.html

66%代表着什么,不解释。

环境变化,这将是未来西方社会“高歌”的大方向,也就是考大学、奥斯卡的主题。

“气候变化圣女贞德”的瑞典姑娘Greta Thunberg已经成为一个世界ICON, 她独特的反问句式“How Dare You”在各大英文主流媒体上高亮、加粗、放大。

 

Greta Thunberg & Justin Trudeau(图片来自Reuters)
Greta Thunberg & Justin Trudeau(图片来自Reuters)

要知道每个网红后面都有一群“辛勤的小蜜蜂”。

代表Greta的经纪公司有一位公关叫Daniel Donne,他任职于欧洲气候基金会(the 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而这个基金会由一名加拿大富豪John McCall MacBain创办,首席执行官为Laurence Tubiana女士,也是《巴黎气候协定》主要撰写人。

2015年John McCall MacBain为特鲁多大选提供两笔总计$92.8万加元的“政治献金”,并身兼特鲁多家族基金会主席。

实质上,Greta最多就是一个异议花瓶,环保举措只要稍作一点文章就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是很多人想要的。加拿大是《巴黎气候协定》的拥护国,其中的重点是分配排放许可(carbon allowance/credit) ,这个东西就跟数字货币一样,没有发行单位,但的确“发行”和“流通”。

这里面有个智商题,大家知道如何计算排放么?

如果用多少辆车计算的话,那么有多少二氧化碳是被树吸收的?有多少是排放到大气中的?传说恐龙是被自己放的屁弄灭绝的,现在人类放的屁算不算排放?想通了这点,大家应该能明白为什么这里说排放许可是“空气币”了。

对外就不说了,若加拿大政府遵守carbon allowance/credit规则,势必要统计谁在排,谁在放,因此让企业申请排放许可或将是大方向。这一“紧箍咒”将给加拿大联邦政府带来丰厚的收益,类似大麻店营业许可。

四个字总结:巧立名目。

种族平等,这是加拿大的精神。在2019加拿大联邦大选中,驵勉诚是一个极为优秀的例子,他形象鲜明,作风严谨,一路走来没标榜自己是谁的“老乡”,也从不载歌载舞,新民主党政纲紧扣4大热搜关键词,符合标准。在六党魁辩论中,他英法双语左右开弓,有条,有理,又幽默,特别是拿自己作为“一生为种族平等奋斗”的典型,非常有智慧。

虽然新民主党在大选中失去了若干席位,但驵勉诚标杆竖起来了,对少数族裔, 特别是南亚裔来说是巨大的胜利,有里程碑的作用,完全不能算输。

Jagmeet Singh
Jagmeet Singh

信仰自由,就是宗教信仰自由。西方从古至今的权斗几乎都是围绕着宗教与皇权,《权力的游戏》里,女皇瑟曦满腹心事远望对面在一片平房中异常突兀的教堂,二秒钟镜头,把“神奇教”是皇权中的眼中钉表达的淋漓尽致。衍生到现在,各种教派在纷争中达成共识,把信仰变成了体现关键词的方式,神圣不可侵犯。

而在大选过程中,几大英文主流媒体相继出现了用“难民”偷换在华人群中讨论非法越境者的概念,断章取义,涉嫌挑拨华人与某宗教的矛盾。

CBCNews头条新闻曾刊登过有一家老小坐计程车到美加边境,在没有任何许可、签证的情况下,从美国步行跨境进入加拿大的新闻,这个事件引起了整个社会的质疑,光CBCNews上批评的言论就过万。

但有一篇叫“大选是如何在中文媒体体现的 How the election is playing out in local Chinese-language media ”文章(原文链接:https://vancouversun.com/opinion/columnists/douglas-todd-how-the-election-is-playing-out-in-local-chinese-language-media?utm_term=Autofeed&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Echobox=1570395861)其中有一段话:“Media outlets that target Canadians from China are often wary of refugees from Muslim countries, Machalski said…..” 文中有很多敏感词,大家好好读一下会发现,宗教矛头已瞄准华裔,好像根本不关CBCNews上近万群众的事,而且推定华裔不在场,没有反驳能力。

然后这篇报道用的是加拿大本地繁体中文报纸作为题图,让人印象深刻,到这里那些个急吼吼出来表态自己不是大陆华人的“主流华裔”是不是觉得有种被抽耳光的感觉。

提点那些在朋友圈“英文媒体”的信徒,精明的你们怎么没有发现这是个天坑呢?

宗教矛盾在西方世界越演越烈,恐就一个字,谁都不敢说两次。矛盾化解总要有个出口,可一旦以华人为目标,请问“只看英文媒体”的你们就可以幸免么?主流三缄其口的中央公园华裔女生遇袭事件,到底是不是纯粹的刑事案件?

“朋友圈主流”的公知基本上都是体制的“合谋者”,谴责嘲笑他们,就等于朝特鲁多开火,等于与主流背道而驰,这是典型的弱者思维方式。

但华人还是要参悟所谓主流的思维方式,否则永远在他们的局里。不过再弱小都要自成一派,自设话题,来审视,来批判,不要屁颠屁颠去踩主流的点。

以上是稍微捋一下所谓英文主流媒体的思路,让大家见识下什么叫带节奏。

然后是自我批评时间。

近期华人参政意识有明显的改善,朋友圈显示民众也在积极参与投票,还有在加拿大各地都有越来越多的华裔参选、当选的现象。

这是好事。

但是,从数据层面,华裔的投票率还是很低,有个“28年在加拿大从来没投过票”的民众认为自己没有受到过歧视所以不用投票。

歧视不是单单是在马路上骂华人“CHINK!”,歧视是把区别当成低劣,随意践踏、消灭。无论在什么社会制度和政治现实下,人性中恶的本质是一样的,从未改变,以后也不会。

而华人恰好是民主、环境、种族、宗教,四大主题中最容易攻击的一个群组,至于理由都是敏感词。

回顾历史, 大家都听说过“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骨”,华人在200多年前来到卑诗省修建铁路,把天堑变通途外还加入加拿大军队参加二站,后面在华人老兵集体抗争下,几经坎坷,总算废除了《排华法案》,华人才有了投票权。

所以大家手里的票来之不易。

虽说华人是加拿大的建设者之一,非常伟大。但一开始“朋友圈主流”给华人的定位就是“外来打工人员”,赚的钱,甚至骨灰都是要送回故乡的,这跟西方价值观中扎根于当地的“加拿大人”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不给你发放户口,没有投票权,是有理由的。

现在,华人有权投票而放弃权利,加上移民广告中频繁出现的“到加拿大生孩子,享受高福利”的广告词,华人不但中了“不是加拿大人”的子弹,还挨了“抢资源”的刀。

而难民的定位是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第三条“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追求民主、自由的高度。

一个红脸,一个黑脸。

一句话概括,系统性迫害华人黑历史在先,妖魔化“站在自由民主对立面的外来掠夺者”在后,仇恨是必然的。

这里说的是仇恨,不是歧视。区别在于,歧视是视你为“外来打工人员”或者“临时工”,最多给你折叠下,仇恨是要非要置你之死地而后快,可以借别人的枪拿当然是极好的。

如何改变?

首先,成为一个加拿大人。这是加拿大华裔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

除了学习历史,了解西方社会,参政、议政、积极投票是起步。

在参政过程中,我们华裔要学习的地方有很多。

这次联邦大选中,有一位华裔独立候选人打出的标语是中文的“向中国学习”,当然这位先生是华人参选道路上的英雄毋庸置疑。而根据“朋友圈主流思路”,这个标语明显是不合适的,也是典型的文化休克,因为中国在加拿大膜拜的四大主题方面优点不明显。

还有,既然已经移民了,也要参选,如果带有他国倾向,那么凭什么能在加拿大形成政治影响力,对着公众表达“我更倾向某一国,倾向某一族裔”,但却能治理好加拿大?

在六党辩论中,UBC代表向党魁提出的问题是“How to unite Canadian? 如何团结加拿大人?”这是一道典型的“朋友圈主流思路”问题,“向中国学习”是不是答案呢?

因此,需要得到认同,首先就要认同加拿大,就是“加拿大是很好的,但有这些问题,我可以把加拿大变得更好”。

澄清一下,这不是搞分裂,那些在列治文大街上戴着口罩,用错别字极力“要FREE”的才是搞分裂。虽然在加拿大,自由表达是符合中心思想的,但“只承认自己是加拿大人”的口罩群众,却主张要“光复某地”涉嫌蓄意颠覆他国,还制造族裔矛盾,分裂加拿大人团结,这些才是跟主流背道而驰的。

拿“朋友圈主流”重点打蛇七寸,比开法拉利扬国旗强。

其次,统一诉求,这点非常难。

华裔移民要在加拿大政治舞台上有所作为是有优势的,因为加拿大4大标题是注重少数族裔的。本来华裔移民可以借助“关键少数”的民族性来产生凝聚力,可很多选择移民的人,本身就不太认同来源国民族主义这套价值观,取而代之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

而华裔还有,香港人、台湾人、大陆人、菲律宾人、日本人、韩国人,然后中国移民内部的价值观也不统一,地域、背景、资产、学历、孩子鄙视链各种存在,还有历史因素,喝一夜酒都说不完。

但只要把华裔安放到加拿大人的角度,问题又是可以解决的。

再次,培养中坚力量。

作为华裔我们需要代言人,那么就需要培养更多的人参与建设社会。此次在列治文中区当选的保守党国会议员黄陈小萍曾说:“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参政”。实现这一个目标,华裔需要一个“党员干部培训学校”,学习日本人培养下一代踢足球的过程,争取早日出线。

还要学习日裔、香港移民踏实作为“加拿大人”参与地方建设的执行力。

日裔移民在大温各地种载了很多樱花树,特别是在华人集聚地列治文,他们载种的樱花树是当地一道春日盛景。还有,本拿比有一个社区博物馆是由TOYOTA资助建造的,楼下是老年人餐厅,楼外沿街有成片的樱花树。每年春天社区博物馆举行“樱花祭”,很多日裔家庭身着传统服装来参加,也吸引了周边居民一起加入。除此之外,这个社区博物馆还是投票点,投完票可以去老年餐厅吃饭。餐厅并不豪华,但干净整洁,日裔服务员很有礼貌,咖喱大排饭是城中美味。

 The Nikkei National Museum & Cultural Centre

The Nikkei National Museum & Cultural

香港建商在温哥华建造了很多社区公园、海景步道、城市雕塑,每年新年的”Honda之夜”烟火大会能如期举行也有香港企业的功劳,都是深度参与城市建设者的姿态。

在加拿大,中国大牌企业,著名电商、餐饮、科技、建商巨头都有身影,但在发展加拿大品牌和社区建设上做的实在太少了。

至于朋友圈某些人谴责“简体中文媒体沦为广告站”的说法,这里要特别再提一下香港企业。

“我们香港人一定要投放香港报纸”这点在加拿大香港企业间是坚定不移,心照不宣的。可以看到,加拿大香港媒体之所以有现在的规模,这点是香港移民、企业各界努力的结果,值得敬佩。

再回到所谓主流大选的套路,媒体作为公众开放平台,肩负首当其冲带节奏的任务。没有政府资助的华人媒体和谷歌、脸书一样需要依靠广告收入来运转,一方面,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另一方面,为华人发表诉求。如今华人投票数有显著的提高,这跟在加拿大微小的中文市场上华人媒体的耕耘是分不开的。

脸书CEO小札在最近的演讲中已经把社交媒体的中心思想说的很明白了,“Make voice, bringing people together.”,还有一个关键“decentralize”, 就是去中心化,不能只有一个“自由党”高音响彻全场,请参照文章开头的说的“斜杠青年”。

用萧伯纳的名句结尾。“世界上没有任何政府是值得歌颂的,哪怕它是个好政府。真正值得歌颂的是那些在历史上和当下,不懈争取和守护着人们自由、权利、尊严的人们。”

差点忘了,在加拿大要为人民服务还要学好英语。

同时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也在致力为帮助加拿大移民而努力,要出租或者正在找房?登录liv.rent

You May Also Like

突发!加拿大送9万移民名额 留学生毕业直接申请

Rental incentives like free rent are becoming more popular in Vancouver and Toronto.

2021 送房租+礼品卡 多伦多、温哥华租房优惠集合

每年5万美元换汇限额有望解除! 海外房产投资重大利好

How do I maximize my rental property

扩大出租收益率的4大简易办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