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温霍比特人之家: 地产商”网开一面”的童话故事

都说温哥华是个多元城市, 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故事。纵观温哥华的细节,哪怕是小小的一个建筑,它的背后都有着深刻的文化印迹和浓厚的人文精神。

这次要从霍比特人的房屋说起。

说起霍比特人,大家可能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魔戒》中的主角弗罗多和充满童话色彩的霍比特人村庄。在影片中,霍比特村是一片恬静美丽的世外桃源,绿树荫荫,小溪依偎着村子静静地流淌,处处是纯净的田园风情,尤其是村落里独居特色的圆形小屋,让人非常向往。

其实,在大温爱德华国王大道(King Edward Avenue)和坎比(Cambie)之间也有一栋与传说中霍比特村庄小屋造型非常相似的小屋,当地人称之为霍比特人之家(Vancouver Hobbit House)。因为房屋造型“梦幻”,几乎所有经过的路人都会驻足停留半刻。

Hobbit House

作为历史遗产建筑,霍比特人之家安静地树立在街道的一隅有90年,几乎是半部加拿大历史。

霍比特人之家是由Brenton Lea构思,建筑师Ross Anthony Lort设计的三处霍比特住宅中的一栋。这三栋“100%加拿大材料建造”的房屋如出一辙地采用“海浪”流线型屋顶、铅条装饰的玻璃窗、不规则的泥灰墙面设计,这三大亮点让它们成为温哥华“Story Book” 童话风格建筑代表,也在温哥华厚重的欧洲烙印中,加上了些浪漫的元素。

 

Ross Anthony Lort

三栋“Story Book” 房屋中的第一栋被称为“Lea House”, 位于3979 W Broadway, Vancouver 。屋子在1942年完工,是当时Brenton Lea家人的住宅。这栋房屋在2004-2009年三次转手,最后在2009年以$165万加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名叫James Curtis的开发商,随后他与当地市政府达成协议花费$100万加元将房屋翻新。作为“回报”,James Curtis获批一大块土地用于开发。

3979 W Broadway, Vancouver

第二栋就是位于King Edward Avenue上的霍比特人之家,当时是为一位在加拿大国家铁路局(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任职的工头所建造。霍比特人之家在1970年转手一名医生,2013年5月这栋占地2416平方英尺的房屋以$286万加元挂牌,当时的地产经纪人Mary Ellen Maasik大肆宣传拆除它并建造更大房子的潜力。最后霍比特人之家被地产开发商David Mooney购得,坚持把房屋保留了下来并翻新。

此外,温哥华市政府也批准了建商W.T. Leung Architects更改该物业土地用途,在“霍比特屋”周围增建两栋三层的城市屋。霍比特人之家的所在地段靠近Canada Line天铁站,随着天铁周边的开发,房价增值唾手可得,能够保留下来也算是一段童话现实版地产商“网开一面”。

587 W. King Edward Avenu,Vancouver

如今霍比特人之家与新建的城市屋毗邻而居,现实和童话,别有趣味。

第三栋位于西温 885 Braeside Street。2013年该独立屋以$300万易主,至今原貌无恙。

885 Braeside Street,West Vancouver

说道霍比特之家的翻修,要知道历史遗产建筑修缮,不但耗时耗力,而且花费巨大,单是更换霍比特之家的屋顶就要花费$10万加元,更不要说其它花费,这里不得不说地产商的行为可圈可点。

然后,很多人说“地产商是童话杀手”,但杀手和童话一样有隐藏的多面性。在《睡美人》童话故事续集《Maleficeny沉睡魔咒》中,传说“毒倒”公主的黑魔女才是善良的化身,而原本温柔、美好的白衣女王不过是“披羊皮”的代表而已。

城市更迭的规则就是有失去,也有得到。虽然地产商最终得到了“回报”,似乎一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地产商是深度参与城市的建设者,是商人也是耕耘者。

耕耘者理应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维护三栋价值不凡的霍比特之家,普通人凭一己之力羸弱无比,可能有心,其实也是无力或者无视,而总有人要把童话故事说下去。

所以何必纠结是谁的城?

最后再提一下这位童话小屋的设计师Ross Anthony Lort,他也是温哥华著名历史建筑Casa Mia的设计师。Casa Mia位于Angus Drive脚下的SW Marine Drive附近,曾经是名人George Conrad Reifel的家。

这栋充满西班牙酒庄风情的建筑,装饰精美,线条流畅,曾被电影《Fifty Shades of Grey》作为取景地。最值得一提的屋内地下层的舞池,当年是温哥华名流的聚集地。Liv小包在一次私人拍卖会上有幸来到这栋历史悠久的建筑参观,金粉世家的过往历历在目,虽然楼上卧室部分不对公众开放,但足以颠倒众生。

1920 SW Marine Drive, Vancouver

最后,不管霍比特之家,还是名酿之家,这些城市的肌理,甚至是一条小街、一座石桥、一花一草都是由时光一点一点积累的。好像贝聿铭说的,“建筑是与历史一致的,一个建筑物的存在至少20年,甚至上百年、上千年…..”一座城市的建筑梯度,就是呈现其历史、文化最精准的方法。当城市化加速,给历史建筑留下更多的栖息的空间越来越小,作为环境中的一部分,人类赖以生存的不仅仅是“买房”和“童话”,而是需要在享受时间馈赠的时候,聆听、触摸、融入、感恩城市,毕竟我们每个人的时间都不是很长。

You May Also Like

Gather Coliving Jonathan Chawla

liv.rent专家说: Jonathan Chawla 温哥华专业合租

Toronto renters can save money with these tips.

加拿大租房:7招省钱大法 教穷忙族分分钟省出一个亿

How to negotiate rent on an apartment.

租房必看! 与房东商讨租金的6个技巧

加拿大房产市场: 6大城市40年房价与收入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